鹿港  

  看著村莊裡舉行遶境的儀式,熱熱鬧鬧的有如迎娶之壯觀,所謂的「遶境」也稱「巡境」,是指神明定期在其信徒的居住範圍內巡視,驅逐邪物,以保四境平安,香陣所到之處,沿途居民無不虔誠膜拜,有些熱情的信徒更匍匐在地,由神轎底下爬行而過,堅信能受到神力的特別庇祐。在童年的記憶裡,我總吵著要去看熱鬧,看那些八家將,以及舞龍舞獅和宋江陣,如果父親沒讓我跟,我甚至坐在地上大吵大鬧,吵著要跟,長大後,漸漸的我盡可能的避免這樣的活動。


  對於這些民間信仰,略有所聞,乃是來自於父親。父親的工作跟宗教有關,他是一位法師,負責收驚、進香、遶境…等,這樣的工作類似於基督教的牧師傳教以及撫慰人心,也備受村裡的人尊敬;但是憶及兒時,每當被問起父親的職業時,我總難以啟口,深怕被同學取笑,所以總說父親的工作屬於服務業,然而這樣卻讓自己更耿耿於懷,畢竟這也是為人民服務的一種,並不是一份令人難堪的工作。等到我真正想通的時候,已經是長大的事了。
  
  父親是讓我最尊敬的人,雖然是我的父親,但是我們的關係亦師亦友,當我多次在人生的道路上跌跌撞撞,甚至吵著要放棄自己的音樂夢想時,他總是很有耐心 的開導我,跟我說一些道理,即使是翻熟了課本,仍未理解的道理。在求學的過程中,他總適時的給我加油打氣,並不會因為農村社會裡的重男輕女觀念而將我放棄,更沒讓我在國中畢業後就要我去工廠裡當女工。身旁的親戚總說:「女兒長大是別人的老婆,現在只不過是在幫人家養老婆」…等之類的話,試圖說服讓我父親放棄讓我就讀音樂資優班的想法,然而我很慶幸我生長在這個家庭裡,因為父親並未因為這樣就斷送我的夢想。

  那一天,我永遠記得,那樣的畫面深深刻印在腦海裡,久久不能散去,而淚水溢出眼眶,帶著捨不得的感覺。父親跟著遶境的隊伍,繞整個村莊,在炎熱的夏天裡,光著腳丫子,拿著法鼓,念著所謂的疏文,祈求遶境平安。炎熱的夏天,柏油路面上彷彿足以在上面烤肉,然而父親卻光著腳丫子走上柏油路面上,使著嗓子用 力念著。看到這一幕時,眼淚占據了心裡,不捨全寄託在眼淚的宣洩。我看見父親的腳丫子起了水泡,但仍不見他停下來休息,仍是賣力的走著。

  反省著自己,卻發現以前的自己真的很不懂事。父親的工作是個很神聖的工作,也具有撫慰人心的功能,為何那時的自己,會覺得這樣的職業難以啟齒?父親工作所獲得的薪水,是維持家庭的基本開銷, 甚至是培養我念書的來源;有時候父親在工作時備受刁難,只因看他個子小,認為不會有什麼成就,而父親也總是不放棄的繼續完成他的工作,用實際的行動和成果證明他的才能,最後也都因此備受肯定;再者,父親在工作所遇到的不悅,並未將這樣的不愉悅或者是難過帶回家裡,即使有任何一點的委屈都選擇自己承受,甚至有時候還笑嘻嘻的急著跟我分享他在網路上找到的影片或者有趣的事物。

  雖然他只擁有國小的學歷,但是他憑著自己的努力,讓一家人過著安適的生活,從一開始在大寮舊家,一家五口擠在一間房間睡覺,直到現在擁有一棟房子和一輛車子,讓小孩有屬於自己房間,這是他最值得欽佩的地方。現在所擁有的一切,都是靠他親手努力掙來的,時間在他身上做了證明,看那漸白的頭髮以及腳底的厚繭。 他勇於求知,活到老學到老,使用新資訊了解現在年輕人的想法,並未是刻板難以變通的思想,樂於分享他所了解的道理,實踐力行。他的一切,讓我深感羞愧,更知道如何珍惜身邊的人事物,知道如何去對待每一個人。

  他曾經是佃農,曾經是菜農,也曾經是果農,但此時此刻他是我的父親,一個值得尊敬的人,不管他的學歷有多低,他在這個村莊總是受人尊敬,令人誇讚,即使我走到哪裡,大家都會說「那個不是祿仔的女兒嗎?」我深深以父親為傲,無論多少時間流逝,他仍是我最以為傲的父親,而我是他值得欣慰的女兒。

   

**後記:

謹以此文獻給我最愛的父親:祿仔,也祝父親佳節愉快。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想霏Faye Shiang 的頭像
想霏Faye Shiang

想霏:文藝X秘密基地

想霏Faye Shi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