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著一群人穿著大紅色的上衣,背後印有「文采飛揚」,看來都朝氣十足,臉上盡是溫暖和微笑,彷彿是在身上裝了一雙翅膀。

  頭頂上,如果加個白色的光環,就是天使。

  「文學系的學弟妹看過來。」穿著「文采飛揚」的那一群人喊著。



  「麻煩在上面簽一下名,然後跟著前面那位穿紅色衣服的學長走。」

  「喔。」

「現在請各位排成兩列,跟著我走,請不要跟丟。」學長再三囑咐著我們。

   跟丟?這個學校這麼一丁點大,不至於跟丟吧。跟丟,也許只是賣弄文字而已。

   穿過走廊,一旁的樹掉下許多葉子,葉子的顏色不是綠色,泛黃,帶點離別。

   葉子,是不會飛翔的翅膀;翅膀,是不會飛翔的葉子。

   「把葉子洗一洗,等它乾燥後,再放在書本裡,就可以做成壓花。」

   「壓花後可以做什麼?」

   「可以做成書籤,夾在本子裡。」

  印象中,有這麼一段對話,當時我做的壓花,泛黃,同樣跟這落葉帶點離別,經過這麼長的時間,當時作的壓花不知道被我藏哪兒去。

  也許,健忘是好的,至少不會被回憶傷得遍體鱗傷。

  「大家先選一台電腦,然後坐著,學長學姊們會教妳們如何選課。」

  「選課完,不要先離開,待會要去試衣服的尺寸,要做系服。」

  我和芮佳、佩恩、恭渚選了最靠近講台的位置坐了下來。

  「請大家在網址列打上www.hxu.edu.tw,進入學校網頁之後,點一下校務系統。」

「再來,輸入你們自己的學號和身分證號碼,最後一欄的密碼是你們的學號,密碼可以到個人資料更改就可以。跟著每一個步驟,請勾選文學系、通識中心,進去之 後,選你們一年級的必修課和你們有興趣的通識課程,記的要勾成年禮、大一國英文、英聽、護理和體育,這幾個都是必修學分。勾選完,請在上列的密碼確認,輸 入你們的學號,便選完這學期你們所要上的課。還有,選課的學分上限是二十五學分。」

  看著網頁上密密麻麻的課程,我的頭暈了一半,有些通識課程自己有興趣想修,但是上面卻寫著「人數已滿」,不禁令人失望,而上面人數沒有滿的課程,幾乎都是一些冷門學科,像是「兩岸關係研究」等,一點都沒有想要去選的意願。

  每個通識領域,法律社會、美學、人文歷史、中外經典等各都要四個學分,通識的學分總共要修完四十學分,不限一學期修完,只要在大學四年裏修完即可。 看了通識領域所開的課程,弄不懂為何要通識領域的課程,畢竟商學和法學之類的課程跟文學系沒有什麼交點,讀了對本科系沒多大的幫助。

  我幻想的快樂的大學生活,怎跟現實的大學生活差的十萬八千里?

  最後,我總共選了二十七個學分,大都是必修科目以及共同科目,如國文、英文、英聽、體育,還有一科「兩岸關係研究」,而佩恩選了二十五學分,除了必修一樣之外,只有一科「兩岸關係研究」是跟我一起修的。

  「學長,請問一下系服是什麼樣式的?」

  「就我現在穿的這一件,前面是一個mark,後面的字是文采飛揚。」

  所謂的系服,大紅色,顏色令我傻眼。

  大紅色,鮮豔的如鮮血般的顏色,令人作噁。我極討厭紅色,從來沒喜歡過紅色,記得在懵懂得小時候,父母常購買紅色的小洋裝給我,說紅色代表喜氣洋洋,要我穿上,我總是心不甘情不願地穿上紅色的小洋裝。

  大紅色般的顏色,很符合野獸派的用色,可惜我不是擁護野獸派的支持者。

  陸續唱名,每個人掛滿笑容的試穿衣服的尺寸合不合身,那樣的表情,彷彿是幼稚園的小朋友唱名後,給予糖果吃的一種喜悅,只是我一點沒有這種感覺,也許是因為我討厭紅色。

  「莫奕。」

  「莫奕。」

  佩恩舉起我的手,搞不清楚狀況的我,有點錯愕。

  「怎麼呢?」我問。

  「輪到妳了。」

  「輪到我了?要做什麼啊?」

  「啊。妳是在神遊喔?輪到妳試穿衣服的尺寸大小了。」

  「喔。」

  「學妹,現在上面簽妳的名字,然後到我的右邊試穿衣服。」

  潦草的簽完名,跟學姊拿衣服試穿。

  當我要試穿時,忽然被叫住停止這個「試穿」的動作。

  「學妹妳不用試穿了,看妳的體型,應該是穿S size的。」另外一位學姊瞇著眼說著,眼睛快成了一條直線。

  「喔。」我將衣服放回桌子,漠然的離開教室,站在走廊沉思。

  走廊很單調地延伸著,沒有所謂的空間設計感。

  心想,雖然我體型嬌小,但總不能剝奪我的權利,連試穿的機會也沒有,也許我不是穿S size的,而是再小一號的XS size

我的眼淚,悄悄的墬落於臉龐,寫成兩行哀愁的抒情詩。

  「莫奕,可以回宿舍了。」佩恩拉著我的手說著。

  「就只為了選課和量系服,特地走上來學校,有點大費周章。」我嘟著嘴抱怨。

  「沒關係啦,就當作是運動,多走路有益身體健康。」

  「對啊,佩恩說的沒有錯。」其他的人紛紛附和著佩恩說的話。

  「喔。」

  花了十五分鐘走上來,只為了選課和量系服,然後再走下去。這一趟我只作了選課,聽到走上來只為了這兩件事情,我的心情頓時盪到谷底。

  老天爺,又在開我的玩笑。

  回到宿舍後,我悶不吭聲的坐在椅子上,腦子裡盡是剛剛同學笑我不用試穿的畫面,嘲笑的聲音在耳裡越來越大聲。

  散亂在桌子上的《愛已倒數》底稿,似乎也嘲笑著我。

         我,明顯感到微妙的變化。地板上多了好幾滴透明的液體,而臉上濕濕的。我咬緊下唇,試著想阻擋淚水的滑落,但終究抗拒不了地心引力而滴落。懷著落寞的心情及陳重的腳步,轉身準備回房間休息                

  看了十二集的底稿,始終有一種無力感,不知道如何接續的寫著。

  我失望的將底稿撥掉,底稿散亂一地。

  愛情和回憶,對我而言是暗無天日,每一次的視死如歸,總是讓自己很受傷。心頭的傷痕,我只能藉著寫作或十指不歇地彈奏的方式,遺忘傷痕,然而付出的時間,卻不是一年或一年以上就可以遺忘。

  時間跟遺忘,彷彿是成反比,不是付出的時間越長,就能忘記回憶給自己的傷痕。

  喔伊喔伊喔~又是救護車的聲音。

  「唐恭渚,妳的電腦又在叫了,能不能不要讓它這麼吵?」

  「我盡量。」唐恭渚的音量在拉高。

  「妳的電腦散熱系統不太好,妳要不要去換一個風扇?」

  「可能是開太久的關係,應該不需要換吧。」

  「電腦開太久就會發出救護車的聲音,表示散熱系統不太好,像我的電腦開一整天也不會有這樣的情況發生。」

  「再說。」唐恭渚的語氣,讓人很想直接拿水從頭上給倒下去。

  如果每天都要聽到好幾次這樣的聲音,沒多久我應該就得去精神病院報到。

  水荒和救護車的聲音穿插著,我的精神快要有點錯亂。

  「莫奕,小心啊。」

  佩恩的呼叫,我才發現手上的剪刀,剪刀刀口含著我的食指。

  差一點,呼,好險。如果失神的剪下去,剪掉左手的食指,或許彈鋼琴是永遠不能作到的事情,我的人生更可能因此完全的成黑白。

  「佩恩,謝謝。」
  
 「謝什麼?」

 「如果沒有妳的提醒,我可能已經剪掉我的手。」

 「那我就接受妳的道謝囉。」

  左右手是我的罩門,少了左手或右手,可能所有的使用習慣都被改變。彈鋼琴、拉大提琴、打字或者綁頭髮都需要左右手,少了左手或右手,或許連使用的資格都沒有。

索性將《愛已倒數》底稿丟入垃圾桶,至少眼不見為淨。

  我承認,我有點生氣。從開學缺水到唐恭渚的電腦一直發出怪聲音,憤怒指數不斷攀爬著,如果沒有佩恩的勸說,南華大學現在就已夷為平地,而唐恭渚的電腦被我砸個稀巴爛,五馬分屍。

  「ㄨㄟˊ

  「ㄨㄟˊ莫奕,今天有封信寄來,上面寫說你們住的宿舍缺水,沒水用,是真的嗎?」媽媽在電話的那一端心急的問著。

  「是有啦。可是怎麼會有信寄到我們家呢?」

  「學校有沒有去處理妳們的缺水問題?」

  我遲鈍了一下,沒有回答,不知道該真實回答還是掩蓋。

  「應該有吧。」

  「如果再繼續缺水,看要不要換到別的宿舍?聚賢樓不是也在學校附近?」

  「聚賢樓,我死也不要住那裡,幾乎可看見鋼鐵,我才不想死在那裡。」

  「學校的宿舍不能再抽抽看嗎?」

  「就是抽不到學校的宿舍,才會住到這麼爛的『華學九村』代用宿舍。」

  「有問題的話要打電話跟我們說,跟學校反應,知道嗎?」

  「知道了。」

  「現在上了大學應該就沒有什麼壓力,晚上要早點休息,不要像高中時搞的凌晨才睡。」

  「嗯。」

  掛掉電話,心中有種想哭的衝動,也好想回家,可是,上大學本來就該學會獨立,學會照顧自己,別讓父母親擔心,所以我需要勇敢,勇敢的去挑戰這一切。

  雖然需要些許時間適應,我相信我可以。

  「佩恩,妳有想要參加什麼社團嗎?」

  「目前還沒想到,妳呢?」

  「我想要參加熱音社、吉他社和熱舞社。」

  「那不錯耶。」

  「嗯,那恭渚呢?」

  「我會去參加『花草集』。」恭渚說、

  「『花草集』是在做什麼的?種花嗎?」

  「不只這樣,還會教妳作壓花等。」

  「到時候學會教我做,我彈吉他給你們聽。」

  「一言為定。」

  「差點忘了芮佳,芮佳妳呢?」

  「當然是系籃。」講起籃球,芮佳的笑容好燦爛,也好有自信。

  好羨幕芮佳的自信,因為我一直沒有什麼自信,醜小鴨始終不會有變天鵝的一天。

  「不照照鏡子,看看自己長的怎樣,跟妳交往,是可憐妳。」

  「我對不起。」

  「劈腿又怎樣?我也沒虧待妳。」

  想起這些話,心裡還是有些地方被揪痛,內在即使多好,也抵不過外表的重要,尤其是外貌協會的對象。

  自信和笑容,不約而同在那一天消失。

  連上文學創作網站,瀏覽線上的新作品,看著別人如何寫出動人的故事。

  叮咚。

  電腦發出叮咚聲,網站顯示出「妳有一封新訊息」。

  打開訊息匣,閱讀新訊息。

  訊息是一名讀者傳的,上面寫著:「妳的小說寫的不錯,我好期待『愛已倒數』的結局,希望能趕快看到妳寫的續集。」

  正準備回覆這封訊息,該死的,竟然停電了。

  電腦瞬間關閉,音樂停止播放,冷氣停止運轉。

  天殺的,這是什麼爛宿舍?缺水就算,連電也不放過,我一定要放火把學校給燒了。


  水荒,停電,接踵而來,好像是場接力賽。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想霏Faye Shiang 的頭像
想霏Faye Shiang

想霏:文藝X秘密基地

想霏Faye Shi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