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1 水荒。

  在夏天的季節,實在令人很難想像,經過好幾個颱風的侵襲,竟然這時候還會出現缺水的狀況,需要依照時間來供水。這麼熱的天氣,整個身體黏搭搭的,令人很不舒服,這種感覺彷彿為了省下水費,而好幾個禮拜都沒有洗澡一樣,連蒼蠅對我都敬而遠之。



  雖然說,現在已經快要接近秋天的,但是也不至於離譜到這種地步,不禁讓我開始懷疑我現在是不是身處在非洲的衣索比亞,因為這裡的情況好比衣索比亞那樣落後。這裡位於大林鎮中坑里,地方偏僻,交通不便,坐公車到市區至少要一個小時,更別提要找吃的食物了。

  這種缺水的情況,簡直比中樂透的機率還大,簡直是強迫中獎。

  試了一整個下午,水龍頭依舊沒有半滴水流出來,回應我的是一片靜默。有股衝動想把水龍頭給拆了,可惜我不是水電工,最後在理智的駕馭下,我放棄把水龍頭拆掉的想法,乖乖的跟水龍頭投降,舉著白旗,低著頭走回我的房間。

  「莫奕,妳怎麼看起來垂頭喪氣的?」室友佩恩問我。

  「還不是水的問題,昨天水龍頭至少還會有幾滴幾滴水,今天誇張到連幾滴水都沒有。這種生活真的不是人在過的,簡直是被壓榨的勞工。」我抱怨的對佩恩說。

  「妳再等等,或許等會就會有水了。」
 
  「天氣熱的要死,再不有水讓我冲澡,我就把學校放火給燒了。」

  「放火燒學校?莫奕,妳開玩笑的吧?」佩恩一臉緊張兮兮的問著我。

  「如果這種生活再繼續每天都沒什麼水,那我可能會再失去理智的情況下,把學校放火給燒了。」

  「這樣不好吧?這樣可會吃上官司的。」

  「也對,我何必跟自己過不去呢?只是這樣子的日子,什麼時候才能結束呢?」

  這時,芮佳抱著一顆籃球走進來。

  「妳們在聊什麼啊?我也要聽。」芮佳將身子湊過來我旁邊。

  「我告訴妳,妳不可以跟別人說喔!」

  「好,我絕對不會說的,打勾勾。」

  「那就是妳很帥!」我靠近芮佳的耳朵說著。

「頭啦!妳們剛剛到底在聊什麼?」芮佳的臉,一副好笑又好氣的樣子。

  「她在生氣沒有水可以用,還說要把學校給放火燒了。」佩恩向芮佳說明我們剛剛在討論什麼。

  「這種鳥不拉幾的地方,就遷就一下吧!」

  「是啊!忍耐一下,也許過幾天就會好些。」另一位室友唐恭渚附和著芮佳。

  佩恩、芮佳、唐恭渚三位是我的室友,也是同班同學。

  「剛打完球,全身都是汗臭味,我先去洗澡。」芮佳放下手上的籃球,拿著她的衣服。

  「嗯。」大家很有默契的回答芮佳。

  我落寞的回到自己的位子,看著桌上的小說《愛已倒數》底稿發呆。《愛已倒數》是我開始寫小說的第一個長篇小說,也是我的愛情故事,只是從高二寫到現在 剛升大一,都還沒寫到完結篇,一直停留在二萬字多,停留在第十二集,不知道是不是是回憶裡的東西,所以寫起來特別慢?每次寫到一半,總會讓過往的回憶,進 駐自己的悲傷裡,讓眼淚像瀑布無止盡的往下流。

  眼淚,是不是受到地心引力的影響,否則怎會一直往下掉?

  我想阻止,卻無能為力,一種很深的無力感。

  拿起筆,看著第十二集的內容,試著要繼續寫續集。腦中回憶那段時光,希望能用文字將它真實的紀錄下來,卻發現拿著筆的手,微微顫抖,心有一種咖啡的苦澀感覺,我沒有勇氣將它描述,因為回憶太殘酷,而我的心太脆弱,脆弱的彷彿是電子琴,一碰到水就損壞,無法彈奏。

  我的多愁善感,總是讓自己深陷在回憶裡,無法動筆,小說一直無法持續接下去,停留在第十二集,處在未完成的狀態。多麼想要看到這小說的後面寫著「The End」,由於自己的多愁善感,遲遲無法完結篇,這樣的我,很矛盾。

  矛盾,就像是兩隻魚不斷拉扯著我的思緒。

  什麼時候,我才能繼續完成這篇遲遲未完成的《愛已倒數》?

  也許,寫完《愛已倒數》,我也就能從思念裡逃脫,不再掛念著那段青澀的感情。

  今天是來到華學大學的第二天,缺水的狀況,讓我一點也沒有當上大一新鮮人的喜悅。以前高中的時候,大家都說上了大學以後,會有很有趣的事物,生活也會 較豐富,有聯誼、抽學伴、可以騎著機車結夥去旅行…等,只是還沒開始時,就感覺一切是幻滅,像是小孩被家長用糖果拐的感覺。

  學校內的女生宿舍抽不到,最後只抽到學校的代用宿舍「華學九村」。「華學九村」再學校出口轉彎一百公尺處,標榜著新完工,設備好,有電腦、冷氣機、交 誼聽、原裝進口的材料,等到來到現場觀看,才發覺一切都是假象,不但位於大水溝旁邊,連單子所說的那些設備都沒看到,只看到簡陋的書桌和床,還有還沒裝上 拉簾的浴室,簡直是把新生當猴子耍,問是要早上三根香蕉晚上四根香蕉,還是早上四根香蕉晚上三根香蕉。

  「華學九村」外觀很宏偉,總共有七樓。在每個樓層中間,都有一個地方放洗衣機和烘乾機,還有一個經常會故障的電梯。

  我住在A棟的六樓,寢室是603,六樓說高不高,但對於有懼高症的我,實在很怕坐電梯做到一半,忽然失去地心引力往下墜,那麼後果可不堪設想。我睡的 床靠近走廊,加上隔音設備不太好,經常可以聽到走廊上別人的追逐嘻笑,也常聽到別人的八卦新聞,澄清一點,我可不是狗仔隊,我只是無意聽到罷了。

  學校在那麼偏遠就算了,連洗個衣服,洗衣機也會故障,甚至要常常跑到七樓或五樓使用洗衣機,而洗衣機還要投幣拾元才能使用,這明明就是A學生的錢,真後悔住進「華學九村」。還有一點,我一直百思不解的是明明「華學九村」只有一棟,為什麼還要分什麼A棟?

  「天啊!」聽到浴室的芮佳大叫一聲。

  「芮佳,妳怎麼了?」我走到浴室外面,對著裡面的芮佳說。

  「水,只有一點點,這樣怎麼洗?頭髮上的泡沫怎麼沖乾淨?」

  剛剛一肚子火,忘記跟芮佳說水只有一點點而已。

  一點點,真的只有一點點,很像是膀胱無力。

  「呃…我也不知道」有一種手足無措的感覺。

  「先拿礦泉水洗頭吧!」佩恩提出這個主意。

  「這樣未免太浪費了。」我說

  「現在也只能這樣,麻煩拿一下礦泉水給我吧!」芮佳隔著門簾跟我們說

  「如果不夠用,我這裡還有幾罐礦泉水。」

  這種沒有水用的日子,什麼時候可以結束?我只想要好好洗一次澡,不用這樣提心吊膽,怕洗到一半沒有水,或者水壓變少了。誰可以來拯救我們這樣的困境?

  水荒,讓人心慌,慌的亂了手腳,失去分寸。

  當初還沒搬進「華學九村」,在家裡就收到有關「華學九村」的新聞,類似有點是黑函,說「華學九村」是農舍改建的,甚至連教育部都勒令停工。一開始,我以為是黑函,為了搶學生住宿舍,所弄出來的抹黑手段,只是住進來之後,才發現原來跟信件上面所寫的都是屬實的。


  不過,寫這信件的另外一個代用宿舍「聚賢樓」廠商,也好不到哪去。「聚賢樓」四處可見鋼鐵,雖然有豪華設備,有桌球、撞球室、影音室以及超商,但其建 築看似有危險性,很像是給貧民或者勞工住的宿舍,毫無安全可言,而且房租需要一萬八千,沒有包含水電費,簡直是黑心店,這樣的宿舍,怎麼會合格通過?

  過了幾分鐘,芮佳從浴室走出來。

  「洗冷水,冷死了,又加上沒什麼水,只能用礦泉水,根本就不能好好洗澡。」

  「這就是為什麼我火大的想要放把火把學校給燒了。」

  「我先去把頭髮吹乾,否則待會冷到感冒。」

  「嗯。」

  在秋天的季節,洗冷水澡,實在有點克難,如果是在夏天,那麼洗冷水是一大享受,沖一身的熱及火氣,可惜現在不是夏天,而是微涼的秋天。

  華學依山盡,髒水入溝流,欲要自來水,更是愁更愁。

  「華學九村」後面是小山丘,前面是大排水溝。雖然這裡空氣新鮮,每天晚上都可以聽到青蛙的叫聲,但是整體看起來,都差強人意,尤其是自來水的部分,自然是愁上加愁。是不是是因為華學大學是私立學校,所以宿舍才會這麼不完備?

  但是,明明學生們繳的錢比公立的多,家長繳的税一樣多,但是待遇就差這麼多。

  「莫奕,妳在碎碎念什麼?」佩恩問我

  「沒有啊,我在念詩。」

  「什麼詩啊?」佩恩一臉疑惑的問我

  「那就是,華學依山盡,髒水入溝流,欲要自來水,更是愁更愁。」

  「這是誰的詩啊?」

  「原來是王之渙的登鸛雀樓詩,『白日依山盡,黃河入海流,欲窮千里目,更上一層樓』。」

  水荒,讓人發慌,只能這樣自我解嘲。

  這種感覺,除了無奈,亦找不到形容詞可以形容它。這樣的情況還是第一次遇到,讓我好想回高雄洗澡,好想儲備自來水運上來嘉義。

  忽然,很想家,想要狂奔回高雄。

  如果以一百公尺十一秒多,不知道從這裡跑回高雄的時程,需要多久的時間?

  這裡並不是桃園區域,不是因為颱風的關係,使之缺水,需要沒水過日子。但是,水荒卻很嚴重,是不是世界就快要世界末日,而我不知道而已。

  一堆的疑問,隨著水荒,漫無止盡的浮現。

  「如果王之渙現在還活著的話,一定被妳這一首改編的詩給氣死。」

  「還好還好,他活不到現在,早去跟閻羅王報到了。」

  一想到要在華學大學念四年,要住在「華學九村」,彷彿我的人生就這樣完蛋了,簡直是比彗星撞地球還要慘烈,我的心情無法雀躍,落寞的像極無處可歇的流浪漢。

  「唉。」我搖搖頭,頻頻嘆氣。

  「莫奕,妳為何唉聲嘆氣?」

  「我們是不是要在這裡念四年的大學?」

  「對。」

  「如果一直都要住在這沒水可用的『華學九村』,那人生一定是黑白的。」

  「呃……這不是《悲慘世界》的劇情,應該不至於四年都會沒水用。」

  「但願如此,否則我真的會把學校放把火給燒個精光。」

  放火燒學校。我真的有這個念頭,而且是很強烈的念頭,心裡有一種聲音,極力想摧毀它。無能的校方,一直未重視學生代用宿舍「華學九村」的缺水問題,讓學生只能肚子裡藏著一把火。如果我肚裡的這把火,火勢越來越大,我遲早放火把學校給燒了。


  ☆水荒,簡直比中樂透的機率還大,簡直是強迫中獎。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想霏Faye Shiang 的頭像
想霏Faye Shiang

想霏:文藝X秘密基地

想霏Faye Shi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