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4


        穿著橘色的夾式拖鞋,很艱辛的有如在草地匍伏前進的阿兵哥。不習慣穿夾式拖鞋的我,穿起來很彆扭,任由兩個塑膠的東西,在腳的大拇指和食指不斷的摩擦,摩擦生熱的結果是紅腫。

  一路上,許多人看著我的夾式拖鞋,讓我的臉不知道該往哪裡看。




  這樣的狀況,即使我走到了「華學九村」的玄關,仍有許多人紛紛交頭接耳,有意無意地談論我腳上的夾式拖鞋,感覺好像是一群人到動物園在觀看無尾熊或者是企鵝。

  而我,好像成為那個動物園的無尾熊。

  我沒有喜悅的感覺,反而是一種很丟臉的感覺,極力地想逃離這樣尷尬的狀態。

  加快我的腳步,往左側的樓梯走去。一步跨兩個階梯,疾速地前進,往著目的地六樓。

  到了603寢室門口,準備拿門卡刷門進入。
  
  翻翻褲子裡的口袋,找尋我的門卡,因為寢室的門是需要門卡才可以打開的。左右以及後面的口袋翻了翻,仍是找不到我的門卡。

  糟糕,我忘記帶門卡出來,我把門卡放在書桌上面。

  該死的我,老是忘東又望西。這時,真的好希望有拉丁神燈可以使用,或者是只要說芝麻開門,這一扇門就能自動開啟,而不需要門卡。

  「怎麼了?」佩恩看見我的著急模樣,跨前一步問我。

  「我。忘。記。帶。門。卡。出。來」我好像是做錯事情的小孩,吞吞吐吐的說明自己做錯什麼事情,只能低頭看著我的夾式拖鞋。

  「我有帶門卡出來。」佩恩從她的皮包裡拿出門卡。

  幸好,佩恩有帶門卡出來,否則我們變成有家歸不得,睡在自己的寢室門口。

  「終於回到自己的寢室,可以休息睡覺囉。」芮佳將手臂往上,作出伸懶腰的動作。

  「大家也早點睡吧。明天一早還要早起呢。」

  「晚安。」

  佩恩和芮佳紛紛熄燈,爬上床睡覺;唐恭渚則沒有熄燈,而是開小燈在書桌旁,不知道在看什麼書,因為燈光昏黃,我看不清書名是什麼。
  不過,唐恭渚這樣的背影,讓我又聯想到貞子,不禁令人毛骨悚然,膽子都去掉了七分。不知道凌晨會不會有貞子從窗戶爬起來跟我們打招呼,越想越害怕,起了冷顫。

  我的手,明顯地在顫抖,也許是害怕,但決不是膽小。

  雖然有人說,害怕和膽小是焦孟不離,是相對的,但對於我而言,我只是害怕,而不是膽小,至少我的心是這麼的認為。

  脫掉這雙橘色的夾式拖鞋,猛然一看,大拇指和食指的中間不僅僅只是紅腫,還有擦破皮,難怪一路上走來覺得刺痛刺痛的。

  痛,是我第一個反應。

  翻找抽屜的萬用包,找尋雙氧水和棉花棒,準備替破皮的地方消毒殺菌。拿著雙氧水,往破皮的地方滴落。看著滴落的雙氧水在傷口地方,出現小泡沫,好痛。

  嘶~我替自己的傷口,說著。

  腳上的傷口和心裡的傷互相呼應著,一種承受不住的疼痛,在心底盤根交錯,揪住無法再回去的回憶。

  賣火柴的女孩,只靠回憶維生,總需要劃亮一根根的火柴,找尋回憶。而我,不想靠回憶維生,但總在心痛時,回憶便和我形影相隨,寸步不離,即使我怎麼想努力甩掉它,它仍是不肯善罷甘休,抓著我受傷的心,不斷的倒帶那些過去。

  夜深了,寂靜的可以聽到蟲的鳴叫聲,以及心碎的聲音。

  清脆。響亮。好像是玻璃碎掉的聲音。

  「妳是個好女孩,一定可以找到比我更好的男生,給妳我不能給的幸福和快樂。」總在夜深人靜時,這句道離別的話不斷的提醒著我,我被放棄了。

  再怎麼堅強的人,遇到失戀的時候,還是會覺得很痛。
  堅強,是我防衛自己的配備,卻也變成分離的藉口。

  「該睡了,明天還要早起。」我對自己說。

  吃力的,慢慢的爬上了床,將燈關掉,蓋上棉被。


  翌晨,一臉睡眼惺忪的我,一時忘了腳受傷,出力的爬下樓梯,從樓梯摔下來。

  跌坐在地上,我的腳和腰好痛,「啊」的一聲吵醒了室友。

  每個人都被我的「啊」一聲給嚇醒,紛紛探頭看是發生什麼事情。

  「怎麼了?」佩恩和芮佳問我。

  「我從樓梯摔下來,沒什麼事。」我一臉困窘的摸著頭。

  「沒怎麼樣吧?」

  「還好,屁股有點痛而已。」幸好,屁股沒有開花,否則可丟臉丟到家。

  「沒怎麼樣,就好。」

  「對不起,吵醒妳們。」

  「沒關係啦,反正也要起床了。」

  這時,我聽見了很吵的打鼾聲。

  唐恭渚睡的很安穩,即使我這麼一摔,她仍沒有被我吵醒。

  在我的印象中,文學系的女生都具有氣質,經常拿著幾本厚重的書,如《世界文學名著》、《中國詩學》、《國學導讀》、《論語今注》等,長髮飄逸的走在校園,看起來有念文學院的味道,很不幸的,唐恭渚沒有以上的特徵,不像是念文學系的學生。

  「從今天以後,大家就要成為室友,先來個自我介紹吧。」

  「我的名字叫做劉芮佳,是鳳山人,前鎮高中畢業,平常喜歡打籃球。本來是要報考警專,因為某些因素沒有去考,就來南華唸書了。」

  「妳呢?」芮佳問佩恩。

  「我叫莊佩恩,高雄人,道明中學畢業,念中文系一直是我的志願,很高興在這裡認識妳們。」

  「我……叫唐恭渚,也是高雄人,原本是想要念歷史系,陰錯陽差跑來念中文系,平常喜歡寫言情小說,還有奇幻小說。」

  「妳們好,我叫莫奕,志願一直都是中文系,最擅長的科目是國文和歷史。喜歡寫小說,不過不是言情小說,而是網路小說。」

  「網路小說?」顯然有人不知道網路小說是什麼。

  「對。網路小說是以是否在網路上發表為依據,明確來說網路小說沒有明確的定義,只有既定的印象而已。」

  「喔。那我懂了。」

  一間寢室住四個人,有我、佩恩、芮佳、唐恭渚,我們都是文學系的學生。

  我和佩恩的房間比較靠近走廊,經常可以聽見走廊上來往的人說話的聲音,因為這裡的隔音設備很差,而芮佳和唐恭渚則靠近窗戶,可聽見溪水的聲音以及蟲叫,甚至會看到蟲在窗戶外面攀爬著。

  隔著走道,芮佳住在我的旁邊,佩恩在後面,唐恭渚則是在斜後方。

  慢慢的從地上站起來,拍拍屁股上的灰塵,往浴室走去。

  看著鏡子裡的我,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臉上多冒了好幾個痘痘,想要用手去擠臉上的痘痘,又怕會在臉上留疤,於是作罷。

  刷完牙,洗完臉,回到自己的房間整理今天要上課的課本。

  呃……看了一下書櫃,只有自己帶來的《古文觀止》、《英漢字典》和一本網路小說《愛情翹翹板》,根本就沒有其他的課本。這時,才想到剛開學沒幾天,還沒訂書,怎麼會有課本呢?

  我一定沒有睡飽,睡眠不足果然會影響記憶力。

  「唐恭渚趕快起床,上課要遲到了。」佩恩爬上唐恭渚的樓梯叫著她。

  可是,回應佩恩的只有一陣打鼾聲。

  打鼾聲有如雷聲,響亮又惹人厭。

  「唐恭渚快遲到了,趕快起床。」佩恩猛搖著唐恭渚的手臂。

  終於,唐恭渚醒了。

  「發生什麼事了?」唐恭渚似乎沒有搞清楚狀況,仍在狀況外。

  「如果妳再繼續睡下去,就遲到了。」我說

  沒有溫度的聲音,彷彿是在念課文,因為我沒有力氣可以兇她。

  「喔。」

  慵懶的早晨,讓人懶的去爭吵,也許我的心早已厭倦這樣子的方式。


 



  「快點吧。」佩恩急促的催她。

  喔伊喔伊喔~我聽見救護車的聲音。救護車的聲音,沒有間斷,沒有停止的意思。

  心想,怎會有人一大早就需要救護車的幫忙?結果,我發現了一件我差點破口大罵的事情。

  這個聲音,並不是從外面傳來,而是來自唐恭渚主機的聲音。因為主機過熱,沒有散熱,才發出那種緊急,像救護車的聲音。

  聲音,讓人覺得吵雜,慌亂。

  「怎會有救護車的聲音?」

  「因為我的電腦沒有關,主機過熱,才會有喔伊喔伊的聲音。」

  「喔,先把電腦關機看看。」

  「怎會怎樣?」唐恭渚搔搔她的頭。

  喔伊喔伊喔的聲音,在關掉了電源之後,仍一直響著。

  「將電源關掉,電腦的插頭拔掉,或許就不會有那個聲音。」我說

  「喔。」

  終於,在拔掉電腦插頭後,安靜了許多,我的心也靜下來。

  「下次不要讓電腦開太久。」我的音調依舊不冷不熱。

  這時候,我想到前男友說的一句話「妳的聲音,讓人猜不出妳究竟是快樂還是悲傷」,不冷不熱,也許是因為高中的時候習慣自閉,隱藏自己不被傷害的原因。

  被掌摑的難過和四處被排擠,那種痛讓我放棄了用聲音表達的能力。一個人將所有的不愉快藏在心底,一個人獨自承受,沒有人可以相信,或者是可以談心,在高中的那個時候,我是一個人獨自和那些欺負我的人作戰,孤單的。

  「我們先到樓下等妳,妳快一點,要不然要遲到了。」

  走出門,遇見601寢室的鄰居,應該是說同學。

  「早安啊。」

  「早安。」
  「如果我沒記錯,妳們好像也是文學系的學生。」

  「是啊。」

  「真是有緣,一起走吧。」

  走到電梯的門口,依舊是斗大的六個字。

  電梯維修,請改走樓梯。

  「電梯怎麼還在維修?」我問。

  「走樓梯,也很好啊,有益身體健康。」

  「好吧。」我心不甘情不願的,板著一副臭臉走下樓。

  「妳還好吧?」

  我沒答話,低著頭跟在大家的後面。

  大家彼此聊自己的事情,談著對於念文學系的想法,漫無目的,沒有話題限制,天南地北的聊。

  「等一下要在吾盡藏集合,學長學姊要帶我們去電腦教室選課。」

  「吾盡藏?那一棟大樓啊?」

  「不知道ㄟ。」

  「那等一下怎麼去?」

  「我想起來了,吾盡藏好像是圖書館的樣子,在還沒到宿舍之前的那一棟。」

  「喔。」

  沒多久,我們抵達學校,四處尋找「吾盡藏」。

  「妳們快來,我找到了。」芮佳的表情,很像是變成億萬富翁。

  「呃……這是圖書館?怎麼看起來,好像是佛堂。」

  「不要懷疑,這就是圖書館。」

  圖書館的外觀,很像是佛堂,只差沒有卐字。


 




   喔伊喔伊的聲音,吵雜,和水荒一般令人心煩。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想霏Faye Shiang 的頭像
想霏Faye Shiang

想霏:文藝X秘密基地

想霏Faye Shi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