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3


在郵筒旁邊等了些久,有位女生向我們的方向走過來。

 「請問妳是莫奕學妹嗎?」
 
 這位女生,身高大約一百六十多公分,留著一頭烏黑得長髮,笑容很甜,彷彿是甜姐兒。
 
 文學系的女生,都這麼有氣質,擁有甜美的笑容嗎?不過,我屬於例外的那一種。



 「我就是,請問妳是……」

 「我是雅筠學姊,跟我走。」
 
 「喔。」

  走到文慧樓的門口,雅筠學姊從皮包裡拿出刷門卡,對著感應器一刷,門開了。

  「趕快進來,要不然門過幾秒又關,要重新刷一次卡。」

  「喔。」我們趕緊進來大門的玄關。

  「往右邊走,我住一零六寢室。」

  沒多久,走到寢室一零六號。

  門外,有一個很古典的門簾,門簾旁是蕾絲襯托著。

  雅筠學姊打開她的房門,帶我們進到她的房間裡。

  「妳們先坐吧。我室友還沒回來,妳們先進去洗。」

  看了看四周圍,只剩下一個椅子,而這個椅子好像是學姐室友的,沒經過她本人同意,我們誰都不敢坐,大家都傻愣愣的站著。

  「隨便坐,床也可以坐。」

  這時,我們才敢坐在學姊的床上。

  這間房間是雙人房,採上下舖,左邊則是兩個人的電腦和書桌,還有兩人共用的衣櫥,右邊彎進去是浴室。床鋪和書桌偏向米黃色,書桌上的書架擺著《中國文學史》、《古代散文文體概論》、《古文觀止》…等,以及散亂一桌的筆記。

  「學姊,她們都是我的室友,也是文學系的同學。」

  「妳好,雅筠學姊」

  「這位室友叫芮佳,就是你們上次要找會打籃球女生的人,而另外一位叫佩恩,這位叫恭渚。」

  「妳們誰要先進去洗呢?」

  我們三個人望了望彼此,最後推唐恭渚先進去洗澡。

  「裏面的沐浴乳和洗髮乳都可以使用。」雅筠學姊很親切的說。

  「謝謝學姊,我們有帶沐浴乳和洗髮乳。」我說。

  「有室內拖鞋,可以先穿著進去。」

 唐恭渚拿著粉紅色的浴巾,以及沐浴乳,走進浴室裡。我和佩恩、芮佳坐在床沿,跟雅筠學姊聊天,聊升為大一生的感覺,以及是否適應這裡的環境。

  「妳們知道自己的直屬學長姊是誰嗎?」雅筠學姊問

  「不知道,沒有人認領我。」我搖著頭,用一種無奈的口氣。

  「我也不知道。」芮佳說

  「我只知道直屬學姊名字,但沒看過本人。」佩恩回答著

  「過幾天,應該會有人來認領妳們。」

  「喔。」認領,聽起來彷彿是被棄養的小狗,等待有善心人好心收養。

  「我看一下妳們的直屬學長姊是誰,明天請她們去找你們。」雅筠學姊翻著一本筆記本,眼神專注,彷彿是在看什麼有趣的事物,那麼的認真。

  「莫奕的學姊是三年級的楊瑩姍,佩恩的是我們班的徐琳,芮佳的學姊是我的室友小童,恭渚則是我的直屬學妹。」雅筠學姊拿著筆記本說著。

  「芮佳的感覺跟她的直屬學姊很像,一樣愛多話,也很率性。」

  「真的嗎?小童學姊什麼時候會回來?」芮佳的表情,很難形容。

  「等一下吧!」

  「喔。」

  「聽說妳們宿舍沒有水可以用,是吧?」

  「嗯,有兩三天了。」

  「習慣就好,之前學校的另外一個代用宿舍『聚賢樓』也有同樣的情況。」

  「是喔。為什麼都是這樣的情況呢?」

  這個不是習慣不習慣的問題,而是基本的民生問題都無法處理,又何必蓋「華學九村」。習慣,並不能改變事實,更無法讓事情完美的解決,只會讓人以這種態度消極的去面對問題。

  有時候,習慣會害了一個人。

  彷彿平常生活上我習慣有他的感覺,然而因為這樣的習慣,讓自己備受折磨,無法適應沒有他的日子。

  習慣,不一定是好事。不一定。

  「這個是學校本身的問題,我們也不清楚。」

  「學校對代用宿舍的安全及問題,都沒有做到把關的動作。簡直是不把我們學生當一回事。」

  「學校只是為了賺錢,只要有學生就好,怎會考慮那麼多。」

  這是什麼樣的世界,凡事都往「錢」看,好像有了錢就什麼都管用。

  「我現在只希望,過幾天這樣的情況能改善,我不想要過這樣的生活。」我的心,誠心的希望可以擺脫這樣的生活,不用擔心沒有水可以用,也不用這麼落魄,像是無家可歸的小孩。

  「你們可以跟學校反應,或者跟媒體新聞報料,或許這樣子學校才會去重視這些問題。」

  「跟學校反應,有效嗎?會不會不裡我們學生?」我嘟著嘴說。

  「要不然就是去跟蘋果日報爆料。」

  「這樣好嗎?」

  「看你們吧。我們是沒遇過這種缺水的情況,我們一直都是住在文慧樓,雖然熱水有時候不熱,但至少有水可以使用。」

「再看看情形吧。」

門,忽然被打開了。幸好現在不是農曆七月,否則我應該會被嚇破膽。

「小童,妳回來了,學妹們來借浴室。」

 「喔。」

 「這個是芮佳,妳的直屬學妹。」

 「芮佳啊…本來想說明天要去找你,這樣就不用了。」

 「我叫童恩妍,可以直接叫我小童。妳來這裡,還習慣嗎?」

 「還習慣,只不過買東西不方便。」芮佳回答小童學姊。

 「如果有什麼問題,歡迎妳隨時來找我,無論是功課或是其他的問題。」

 「好,謝謝學姊。」

  真好,什麼時候我才會見到我的直屬學姊呢?

 在這裡人生地不熟,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我慌了手腳,不知所措。心裡不由自主的產生渴望回家的念頭,好想直奔家里,也不願多一秒在這裡忍受缺水的情況。

水荒,阻塞了思緒,刺痛了遊子的心。

  記得,之前的我,一直很希望考離高雄,一來不用受到父母的拘束,二來可以四處遊玩。

  那時候的我,真的是這麼認為,一直都是。
  
  但是現在的我,多麼希望我是待在高雄唸書,多麼希望躲在家裡好好享受我的青春。

  這是因果報應,還是老天給我的考驗呢?

  這樣的心情,絕非三言兩語可以形容,甚至宣洩。

  許久,唐恭渚終於洗完,她的臉色始終是一副很「屎」的表情。

  「佩恩,換妳進去洗。」

  「莫奕,妳先。」

  「沒關係,妳先進去洗啦。」

  佩恩柪不過我,乖乖的進去洗澡。這樣的表情,很好玩。

  「莫奕,聽說妳是位才女,好羨慕妳。」雅筠學姊的笑容,耀眼迷人。

  「哪有。不需要羨慕我啦。我比較羨慕雅筠學姊妳。」

  「怎麼說?」

  「學姊,妳素淨的特質,有種別緻的清秀,好有氣質。」

  「學妹妳也是,看起來很年輕,很像國中生而已。」這句話,不知道是「褒」,抑或是「貶」,我應該高興我看起來像國中生,而不是大學生嗎?

  「哪裡,還請學姊多多指教。」

我的直屬學姊,應該也是擁有這般的素淨的特質。文學系的女生,大都很有文學氣質,唯唐恭渚是例外。

  唐恭渚是個女孩子,很像幽魂的女孩子。
 
  恭渚,整天披頭散髮,都不梳妝,一個活像從電視機爬出來的貞子。

  恭渚說,她喜歡看言情小說,自己也在寫言情小說。在她的世界裡,經常幻想著會有如睡美人的遭遇,遇見王子給她深情的一吻,好讓她為他醒來。

  很不切實際的幻想,至少我這麼認為。

  我很用心地在揣摩,揣摩恭渚的心境,只是我無法體會。唯一的感覺,是淚水的爆掉,滾燙地訴說著遮掩不住的思念。

  思念,是對家人的思念,抑或是對「他」的思念,在眼眶裡沒有界線,分不清楚。

  拿起蓮蓬頭,往頭頂沖下去,有種被釋放的感覺。身上沉重的灰塵,跟水一起流浪,不再讓人覺得難受,彷彿有虱子在身上藏匿著覓食。

  世上只有自來水好,有水的感覺像個寶,投入自來水的懷抱,輕鬆的不得了。

  從這兩天來,第一次能真正好好用水洗澡,心情總會有這般的雀耀。雖然,水溫不是很溫熱,但是對於要用礦泉水洗澡比起來,算是幸福,何況不用擔心會不會洗到一半沒水可以洗。

  我想,這樣應該要懂得知足了。

  洗了半天,頭髮弄不出一點泡沫,猛然一看,我拿到的是潤髮乳而非洗髮乳,難怪一直搓不出泡沫。看著鏡子裡呆呆的我,不禁讓我會心一笑。

  沖掉頭髮上的潤髮乳,索性不繼續洗頭髮。拿起我自己的牛奶沐浴乳,往身上抹去,沐浴乳的味道,好像是小時候常吃的森永牛奶糖的味道,香醇

  不知道晚上睡到一半,我是否會被螞蟻扛走,因為身上有牛奶糖的味道。

  花不到十五分鐘,我把澡洗完了,與其說我把澡洗完,到不如說澡把我洗完了。

  穿好衣服,做完梳洗的動作,走出浴室。

  又是一陣笑聲。

  哈哈哈。

  「妳們在講什麼,怎麼這麼開心?」

  「我們在講妳的壞話。」芮佳的樣子,一副賊頭賊腦似的。

  「什麼壞話?」

  「芮佳開玩笑的,我們在講笑話。」

  「什麼笑話?聽大家笑的這麼開心,彷彿要把屋頂給掀了。」

  「是個冷笑話啦。」

  「妳知道為什麼灰熊比白熊利害嗎?」芮佳說

  「不知道,為什麼灰熊比白熊利害?」我問

  「因為『非常利害』,非常=灰熊的台語」芮佳很搞笑的說著

  「哈哈,這個好笑,不過好像有點冷,我冷到了。」

  「否則,怎麼叫做冷笑話,是吧。」

  一旁的唐恭渚,淡淡的一笑,宛如「櫻桃小丸子裡」的野口,讓人毛骨悚然。

  時間,好像是忘記關掉的水龍頭,不斷的流逝,讓人沒有感覺到它的流逝。

  「時間不晚了,我們該走了。」我看了一下牆上的時鐘,長短腳分別停留在十和九之間。

  「需要我們騎車載妳們下去嗎?」雅筠學姊問我們。

  「學姊不用了,謝謝妳們。今天已經打擾很久了,怎麼好意思再讓妳們載我們下去。我們自己走下去就可以。」我向學姊鞠躬道謝。

  「那……妳們小心走下去。」學姊再三地的叮嚀。

  「會的,學姊不好意思打擾妳們這麼久。」

  「謝謝學姊。」

  收拾一下我們換洗下來的衣物和東西,我們和學姊道謝過,便離開文慧樓。

  光是想到,我得穿著這雙夾式的橘色拖鞋走下來,心頓時涼了一半。但又能怎樣,還是得硬著頭皮穿著它走下來,即使是多麼的不適和疼痛,總比光著腳丫子在柏油路上行走來的好多。

  走下坡,速度有點是加快,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坡度的關係,還是地心引力的影響。不像上坡的時候,需要用力,才有力氣走上來,下坡速度很快,快的來不及煞車,差點往前撲。

  還好我有學過物理,知道重力加速度的定律,可以控制自己的速度,否則往前撲的話,可能會讓我來個四腳朝天,然後再來個後空翻。

  沿路的路燈,依舊是黯淡的佇立馬路的兩旁。

  仍有許多學生為了洗澡,賣力的往上走,臉上的表情跟路燈一樣,黯淡,昏黃。

  她們的沉重表情,跟我們洗好澡的快樂心情,成了明顯的對比。

  黑和白,也只不過是如此。

 

    ☆ 路燈下的我們,心情是五味雜陳,難以陳述。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想霏Faye Shiang 的頭像
想霏Faye Shiang

想霏:文藝X秘密基地

想霏Faye Shi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